秒速时时彩在线预测:7年對賭8次!又一家新三板企業科創板IPO失利

甘肃11选5出频率最高的号码 www.ktldi.com   剛剛,又一家企業闖關科創板IPO失敗。

  8月7日,深圳市貝斯達醫療股份有限公司審核狀態變更為終止審核。這意味著,繼木瓜移動、和艦芯片、諾康達及海天瑞聲之后,科創板IPO終止審核企業上升為5家。

  貝斯達也成為繼木瓜移動以后第二家科創板IPO失利的新三板企業(已摘牌)。

  

  與此前4家終止審查企業相同,貝斯達也未披露終止審查的具體原因。不過,據媒體報道,貝斯達屬于主動撤回申請材料,原因在于有新的融資計劃。

  兩度IPO失利

  近年來,貝斯達一直試圖沖擊資本市場,但其上市之路也頗為波折。

  2015年9月29日,貝斯達正式掛牌新三板,代碼833638。在新三板期間,貝斯達順利完成3輪定增,完成募資2.42億元。

  其最近一次定增定價8.18元,這一價格與其在新三板二級市場交易的收盤價8.55元接近。

  此后,貝斯達于2017年6月開始向創業板發起沖擊。然而,2018年1月,其創業板上市申請被否。同年7月,貝斯達選擇了從新三板摘牌。

  今年3月27日,貝斯達再度沖擊資本市場,目標指向科創板。而最終在完成三輪回復后,其IPO之旅再度終止。

  實際上,從貝斯達此次科創板進程來看,其在3月27日獲得受理后,于4月9日進入“已問詢”狀態。后分別于5月9日、5月23日、6月19日回復三輪問詢。

  據媒體報道,上交所隨后對其進行了第4次問詢,但此后企業一直沒有回復。

  而根據科創板相關規定:

  發行人及其保薦人、證券服務機構回復本所審核問詢的時間總計不超過三個月,該規則規定的中止審核、請示有權機關、落實上市委員會意見、實施現場檢查等情形,不計算在前款規定的時限內??鄢鋼痔厥馇榭齙娜鱸掠Ω枚雜Φ氖強贍艽嬖詰畝嗦只馗吹淖蓯背?。

  從貝斯達的具體情況來看,其完成前三輪所花的總時間超過56天,再加上此后的“緘默期”,貝斯達的回復總時間雖未超過期限,但也即將進入最后5天的倒計時。

  分銷模式帶來資金壓力

  公開資料顯示,貝斯達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集研發、制造、銷售、服務為一體的大型醫學影像診斷設備提供商。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貝斯達已成為大型醫學影像診斷設備國產替代的中堅力量。

  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貝斯達實現營收分別為3.56億元、4.15億元、4.71億元,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則為9330.92萬元、1.03億元、1.08億元。

  

  其中,磁共振成像系統為其主要收入來源,2018年,發行人磁共振成像系統銷售金額2.98億元,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65.81%。

  

  由于我國醫療器械行業整體起步較晚、規模小、產品相對單一。大型醫學影像診斷設備技術復雜,以 GE 醫療、西門子、飛利浦為代表跨國醫療器械巨頭,起步早,經過多年的積累,資金實力雄厚,研發投入高,技術先進,長期占據著市場主導地位。

  盡管近幾年來,我國在扶持國產醫療器械行業發展,推動國產醫療器械替代進口進程,但不可否認的是,在三級醫院等高端市場中,外資品牌產品的銷售優勢地位仍難以被“撼動”。

  據中國醫學裝備協會統計數據顯示,在醫學影像設備市場,截至2017年底,我國MRI市場保有量排名中,而貝斯達位列第五,在國產品牌中居于第二位,市場保有量前三位仍被GE醫療、西門子、飛利浦三家外資品牌占據。

  

  在此背景下,貝斯達面向的銷售市場主要集中在民營醫院、中小醫院。

  相較于公立醫院,民營醫院綜合實力相對較弱,而磁共振成像系統等屬于大型醫療設備,產品單價高,行業內對民營醫院產品的銷售,普遍給予一定的信用期或采取分期收款的模式。這樣的分期收款銷售模式也為貝斯達帶來一定的資金挑戰。

  由于貝斯達營業收入持續增長和分期收款的銷售模式,其應收款項持續增長,同時存貨等占用營運資金增加,致使發行人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低于同期凈利潤水平。同時還存在應收賬款無法回收的風險,對未來經營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這樣的銷售模式及其帶來的一系列問題也成為其IPO之路的一大隱憂。

  應收賬款高企

  這一銷售模式帶來的影響直接反應在應收賬款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月,貝斯達創業板IPO被否之際,發審委提出的問詢直指其應收賬款余額較大、核心技術人員薪酬、銷售模式等多方面的問題。

  

  其科創板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期末,貝斯達應收賬款分別為6.34億元、7.36億元、8.08億元,占當期資產總額的比例均在50%左右。

  相對于此前的創業板IPO,應收賬款這一數據并未有太大改善,從而備受外界質疑。而在上交所的每次問詢,也均有涉及“應收賬款”相關問題。

  應收賬款高企的同時,貝斯達應收賬款逾期金額還在持續攀升。此外,貝斯達還常陷入與客戶的買賣合同糾紛。

  2017年,貝斯達與四川聯大醫院管理有限公司、湖南融科醫療設備有限公司的買賣合同糾紛,而后面兩家公司分別為貝斯達2016年、2017年的前五大客戶。

  對于應收賬款持續增長的原因,貝斯達認為主要是由于其采用“分期收款”的銷售模式所致。

  

  顯然,這一點沒有充分的說服力,其創業板IPO被否之際,發審委也曾追問其不同銷售模式下毛利率波動的原因及合理性等相關問題。

  業內人士:終止審查是好事

  不僅僅是應收賬款,貝斯達還有諸多問題待解答。

  從上交所三輪問詢中,還可以看出,監管層的問詢中不僅涉及“三類股東”、應收賬款、研發人員薪酬、研發投入等,還較為關注企業未來的持續盈利能力等。

  此外,貝斯達在此前7年間有多達8次對賭,對賭協議的內容除了業績外,多次提及上市要求,且曾兩次因業績不達標而進行了補償。

  不過,截至招股書簽署日,貝斯達歷史上存在的對賭協議已經完全解除,簽署的相關協議均是交易各方真實意思的表達,不存在影響公司股權穩定性的條款或者情形。

  實際上,從目前5家終止審查的企業來看,這些企業或多或少存在一些瑕疵。

  木瓜移動在核心技術先進性、業務模式、持續經營能力、信息披露方面等被質疑;

  和艦芯片,與同業競爭、獨立性、關聯交易及控制權等方面的疑慮有關;

  諾康達在疑似關聯交易方面被上交所重點問詢;

  海天瑞聲背后疑似存在核心技術含量不足、主營業務不清晰,內控缺陷等問題。

  對于科創板不斷有企業終止審查這一現象,申萬宏源中小公司部資深高級研究員劉靖認為,“科創板終止審查是好事,迄今為止,科創板給大家的印象是,過會率還是很高的,但實際上,科創板并非是一個完全沒有審核、過會率100%的板塊?!?/p>

  劉靖進一步表示,“就目前終止審查企業來看,要么是企業對自身的科創屬性講不明白,要么是相關的制度還需要探討。這也反映出,科創板整個板塊在試運行的階段,制度在不斷完善。另一方面,終止審查本身會給后面的申報企業一種判例,例如科創屬性這一點,會敦促企業認真考慮自身是否真的符合科創板條件?!?/p>

 ?。ū疚睦叢次⑿毆諍牛航舛列氯澹?/p>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