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飞鱼网上购买:地方半年財收盤點:7省份收入負增長 收支矛盾如何拆解

甘肃11选5出频率最高的号码 www.ktldi.com   陳益刊

  “真金白銀”的財政收入一直是外界觀察地方經濟運行的關鍵指標,被稱為經濟“晴雨表”。

  上半年,我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但在2萬億元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的背景下,疊加經濟增速放緩以及復雜外部形勢,多數省份財政收入并不樂觀。

  目前,28個省份公開了上半年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情況。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從財政收入規模排名來看,與去年差別不大,廣東、江蘇、上海依然居前三位,部分收入規模相近省份排名略有變動;從收入增速來看,幾乎所有省份都在下滑,其中北京、重慶、貴州、新疆、海南、甘肅、青海七地收入陷入負增長,這在近十年中較為罕見。

  財政收入下滑,但剛性支出不減,使得地方財政收支矛盾加大。為此,各地多渠道彌補減收,壓縮不必要開支,依法依規做好預算調整,但核心是要確保不折不扣落實減稅降費。

  廣東收入第一山西增速第一

  財政收入規模折射出地方經濟實力。上半年,廣東省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為6855.93億元,毫無懸念地居上述28省份之首。事實上,過去28年,廣東的財政收入一直位居首位。

  廣東之后,江蘇、上海、浙江收入均超4000億元,位居二、三、四位,山東和北京收入超3000億元。

  上述六省份均在東部地區,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總規模約2.75萬億元,占地方收入總規模比重近半,成為支撐全國財政收入的關鍵地區。

  此外,各省份經濟增長速度、產業結構不同,跟去年全年相比,今年上半年部分省份財政收入規模排名略有變化:河北超河南、江西超遼寧、陜西超重慶、廣西超貴州、海南超甘肅,不過差距并不大,在幾十億元至上百億元規模之間。

  從財政收入增速來看,煤炭大省山西上半年以12.9%的增速居首位,保持了去年全年增速全國領先的位置。上半年,山西煤炭等能源工業保持平穩增長,新能源汽車、光伏電池、鐵路機車等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和利潤保持較快增長,基礎設施和房地產開發投資保持高增長,這些都帶動了當地財政收入較快增長。

  河北和浙江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速也達到兩位數,此外四川、廣西、河南、安徽等12個省份增速高于全國地方財政收入平均增速3.3%。而重慶、貴州、青海、新疆、海南、北京、甘肅七地財政收入陷入負增長。

  增速下滑減稅是主因

  一般來說,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速是相對較快的,但今年上半年幾乎所有地方收入增速大幅回落。

  比如,增速第一的山西,去年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25.4%,今年上半年幾乎腰斬,降至12.9%。財力規模最大的廣東去年上半年收入增速為10.3%,今年上半年也降至5.1%,其中稅收收入增速從13.3%降至2.4%。增速墊底的重慶去年上半年收入增速為2.7%,今年上半年下滑至-7.8%,其中稅收收入增速從11.7%降至-2.5%。

  導致各地財政收入增速下滑最主要原因,是大規模減稅降費帶來的減收。

  隨著今年增值稅稅率大幅下調、個稅減稅政策、地方減半征收“六稅兩費”等的全面鋪開,地方的相關稅收收入增速都在下滑。此外,今年小微、科技企業和保險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加碼,導致企業所得稅收入增速下滑。上半年,全國累計新增減稅降費11709億元。

  比如,財政大省山東雖然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保持微增,但是稅收收入呈負增長,為-0.3%。其中,個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印花稅分別下降36.9%、16.6%、14.3%,減稅效果立竿見影。上半年,山東已累計兌現減稅570億元,其中地方稅收310億元,影響財政收入增幅8.4個百分點。

  再比如,江西省財政廳分析稱,在經濟下行和減稅降費雙重因素疊加影響下,后期財政增收壓力非常大。支出方面,財政收支平衡難度加大。在財政收入增速不斷放緩的形勢下,土地收入也不容樂觀,上半年全省土地出讓收入下降14.4%,減收104億元,地方政府年初用土地出讓收入償債預期有缺口,可用財力更趨緊張,對公共財政預算資金帶來較大壓力。同時,各項剛性支出需求有增無減,兜實兜牢基層“三?!鋇紫?、支持打好三大攻堅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等,都需要大量資金,各級財政收支平衡的難度不斷加大。

  此前多位財稅專家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隨著7月份3000億元降費新舉措的實施,下半年減稅降費力度更大,預計地方財政收入會進一步放緩。

  收支矛盾突出多招來解

  雖然今年減稅降費規模超出地方預期,上半年不少省份財政收入微增,但支出卻仍保持兩位數增長,財政收支平衡壓力明顯加大。

  比如,貴州省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滑5.4%,但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同比增長21.4%。

  山東省財政廳副廳長姜龍也表示:“今年各級財政確實面臨很大的壓力。一方面,受經濟下行、減稅降費等因素疊加影響,財政收入增長面臨很多困難。另一方面,剛性支出有增無減,預算平衡的難度很大?!?/p>

  “開源、節流、提效”是地方解決財政收支矛盾的關鍵詞。

  開源,即在不折不扣落實減稅降費政策前提下,千方百計地增加收入,比如依法加強稅費征管是各地的常規做法,尤其是打擊虛開騙稅。

  比如,2018年8月份以來,在公安、海關、人民銀行等部門的大力支持下,稅務部門共計查處虛開企業11.54萬戶,認定虛開發票639.33萬份,涉及稅額1129.85億元;查處“假出口”企業2028戶,挽回稅款損失140.83億元。

  此外,一些地方挖掘政府存量利益,動用歷年結存的預算穩定調節基金、收回的各類存量財政資金,增加國企利潤上繳額度,使得非稅收入保持較快增長,來彌補減稅造成的減收。

  為了彌補地方減收,今年中央財政也加大了轉移支付規模,并加快了撥付進度。地方政府融資的新增債券限額也大幅提高至3萬億元,并給予一定額度再融資債券,幫助地方借新還舊,緩解資金壓力。

  節流主要是削減不必要的支出。今年各省份都提出過緊日子,至少按5%幅度壓減一般性行政開支,繼續嚴控“三公經費”。

  比如,山東省級各部門統一按照8%的比例壓減業務類項目支出,對績效評價結果未達到優良等次的項目統一按照10%壓減預算規模,取消到期和不急需的項目資金。同時,繼續從嚴控制“三公”經費,省級“三公”經費預算連續六年“只減不增”,年均降幅達到14.41%。

  提高財政資金效益,優化財政支出結構也是目前地方努力的方向。不少省份力推全面預算績效管理,“花錢必問效,無效必問責”,確保將財政資金用在刀刃上。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