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8可以提前知道吗:方達醫藥李松:從瀕臨破產到赴港上市 他的CRO之路越走越寬|約見·資本人

摘要

甘肃11选5出频率最高的号码 www.ktldi.com 2019年5月30日,李松敲響了港交所的上市寶鐘,宣告成為了資本市場中的一員。本期全景財經《約見·資本人》對話方達控股(1521.HK)創始人、名譽主席,方達醫藥CEO李松。

  導讀: 近年來,隨著生物醫藥產業的跨越式發展,CRO日益成為醫藥健康產業鏈中的重要環節。尤其是在中國近年來醫藥政策改革,更多鼓勵研發和創新藥投入的背景下,更催生了對優質CRO的迫切需求。

  瞄準醫藥CRO的機遇,李松用十八載的年華創造出了一個有溫度、有影響力的CRO公司。作為科學家,李松擁有一流的專業藥物研發技術。然而,搞研究畢竟不同于創業,在方達醫藥成功的背后,是李松坎坷的創業之路,經歷了資金鏈短缺、合伙人退出、實驗室爆炸等一系列風波之后,憑借著強大的意志力,李松帶領方達醫藥趟出了一條路。

  2019年5月30日,李松敲響了港交所的上市寶鐘,宣告成為了資本市場中的一員。

  全景財經《約見·資本人》方達控股(1521.HK)創始人 名譽主席,方達醫藥CEO 李松

  以下為視頻專訪內容:

  李松,美籍華人,分析化學博士。創業之前,李松已在歐美生物醫藥行業有了20多年的工作經歷,曾在美國及加拿大領導多項有關藥物研發及臨床試驗項目。2001年,李松博士創立了方達醫藥,當時,一個人、一臺舊的分析設備和200平方米的小實驗室是方達醫藥的全部。

  全景網:李博士那您之前作為一個科學家來說,是什么原因讓您想到自己來創業 怎么說我要來創業?

  李松:這個故事很長,最早我的專業就是藥物分析和藥代動力學這個方面,然后我工作以后一直在制藥公司,做研究工作,就是藥物的開發。后來我就加入惠氏,到那主要做產品的開發和技術服務。這時候我們就送出去很多外包服務,我們有些項目自己做不了,就送到外邊CRO公司去做,有很多時候CRO公司做的不是太理想,我的下屬和我的同事都說,如果李博士你要是出去做的話,肯定比他們做得好。所以后來我們就開始著手這個,2000年,我就出來做一點咨詢工作,然后開始這個公司。

  全景網:您出來創業的時候,您的創業團隊有幾個人呢?

  李松:剛開始,一個同事要跟我一起出來的,結果他就沒有出來,我從2001年開始籌備這個實驗室,2002年來正式運轉。當時2001年1月份就我一個人,到2002年年底,我們有5個人左右。這個時候我那個跟我一起創業的同事也出來了,當然出來很短時間,他就又離開了。

  全景網:我們都知道做一個實驗室的前期投入很大的,您最初的規模是怎樣的?投入了多少?

  李松:當時因為我們資金太少,我六個朋友來給我說30萬美金,結果大概給了十來萬美金,就沒有資金,他們就拿不出來了。最初的規模就是10萬美金,我用6萬美金買了個舊的儀器,是第二代。新的第七代已經出來了,差不多50萬美金。我整個的資金開始,很小一個實驗室,大概就是差不多200平方米,當辦公室、實驗室,就這么大。

  全景網:那么您在建立實驗室以后,您是非常的清晰,說我的定位是在CRO這一塊,還是說我們在實驗室建成以后,慢慢研究的過程當中來確定我們的方向?

  李松:開始定位就是定在CRO服務,當然主要是定的生物樣本分析和其他方面的分析服務,然后慢慢的再擴展到其他領域,我們最優勢的地方就是我們的技術比較強,因為剛開始很多項目都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地方去做的,問題解決不了,包括大的CRO都做不了,然后再找到我,因為我在這個領域,大家都知道我的技術還是不錯。

  全景網:技術過硬。剛才也說了,您的合伙人最初的搭建他沒有參與,相較成熟,他來了,待了不長時間又走了,這樣的一個過程應該可以體現創業確實不太容易。

  李松:因為當時我們很小,資金不夠,但是我們的項目很多,合同都簽了,必須再購買設備,再買設備怎么辦呢?就是要通過銀行借款,當時很小,銀行也不給你借,那我們只有用房子抵押來做,他覺得風險太大,他就不愿意再做。我就把他的股份買過來,把整個當時全部的家當都抵押進去了,把房子什么都押進去,貸款去買新的設備。

  全景網:除了這個合伙人的離開之外,還有沒有遇到什么您覺得在當時是一個比較大的坎兒的事情?

  李松:這個很多。藥物合成這一塊,剛剛開始的時候,雇了一個人,這個人中間就犯了一個錯誤了,一下子把實驗室爆炸了,那時幾乎我們覺得要把我們實驗室要關掉。

  全景網:您的這個實驗室在遭遇到這樣一個爆炸,基本上是等于付之一炬,這樣一個狀態,是通過什么方法來解決呢?

  李松:因為我們兩塊,就是藥物合成和分析這塊,爆炸對我們分析這塊沒有影響,但是那一塊業務(藥物合成)一直沒有太多的盈利,就放棄了,所以就專注分析這塊,但這一塊我們是發展得很好,我們第一年,2002年開始,第一年就做了差不多一百萬美金,第二年兩百萬,就這樣,四百萬、六百萬這樣的速度來增長。

  經過18年的發展,如今方達醫藥已經發展成為有600多位員工和3萬多平方米的實驗室。業務涉及到藥代動力學研究,生物樣本分析,毒理及安全性評價,化學制造與控制,生物等效性試驗,醫藥產品研發和藥政法規咨詢等方面。方達醫藥的快速發展,也吸引了產業資本的關注。2014年,A股上市公司泰格醫藥以約5000萬美元收購方達醫藥67%股份,方達醫藥由此成為了泰格醫藥的控股子公司。

  全景網:收購之前,我們方達醫藥達到一個什么樣的規模?

  李松:當時我們已經初步建成了產品開發的一個CRO公司,就是外包服務公司,這塊我們有臨床、生物樣本分析、CMC,基本上涵蓋了產品開發的全過程,唯一的當時我們沒有的就是動物的,并且我們當時大概業務量也有相當規模,也有幾千萬美金的的水平,人員當時差不多有200多人。

  全景網:就等于收購的時候,方達其實已經是一個比較完整的運作體系。

  李松:對的,我們當時已經在團隊、質量和實驗室,都是有一定規模了。

  全景網:在當時他們在跟您談的時候,您是怎么想的?來同意這樣一個收購方案?當時還有其他的公司對方達感興趣?

  李松:在這個過程當中,2013年的時候,英國有個公司,叫LGC,它過去是一個英國政府的實驗室,后來私有化了以后,他們再擴展要并購我們,當時基本上都談的差不多,后來葉博知道了以后就跟我聯系,覺得我們方達和泰格互補性很強,因為他們是做后期臨床的,我們是做實驗室和一期臨床、前期臨床,所以這兩個公司放到一起來,正好是一個很好的CRO公司,并且泰格主要是在中國和亞洲,我們方達主要在美國,所以這樣子我們會形成global的full services的CRO公司,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就開始談了,因為葉博,我們關系都比較熟悉了,一談很快就談好了。

  全景網:所以是一個1+1=2的方式。

  李松:實際1+1可能不止2,等于3或者4,所以我們并到一起后,對方達、對泰格,我覺得都是一個很好的促進,我們是2014年開始并到一起來,到2018年,泰格整個的投資回報,大概就5倍左右,一上市就十幾倍,我們的業務量也在這五年,差不多增加3倍多。

  全景網:在管理上,被收購以后,有沒有一些什么樣的改變?

  李松:這個沒有,泰格收購以后,我們完全是獨立在操作,泰格沒有派去一個人,包括財務人員都沒有派,所以葉博他還是比較相信我們的管理團隊。五年了,他只去了三次,一次一天的時間,實際還不到一天,可能是吃個晚飯,大家見個面,就走了。所以他基本上對我們還是非常信任,我們這個團隊確實大家都還很努力的,這幾年來我們每年都達到預期的目標,甚至超過預期。從管理方面,方達是完全獨立在運營的,包括中國和美國,完全是獨立的。

  近年來,隨著中國一致性評價標準落地等一系列因素的影響,CRO服務逐漸成為新藥研發產業鏈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李松很早就意識到中國市場的廣闊,2005年便攜方達醫藥打入中國市場,在克服了進入初期的一些水土不服后,如今方達醫藥在國內的知名度越來越高,業務也越做越好。

  全景網:方達在國內的競爭對手有像藥明康德,華威醫藥以及尚華醫藥等等,您覺得方達跟他們相比,我們的優勢和劣勢在什么地方?

  李松:方達的優勢主要有四點,第一個優勢就是我們的團隊,我們有很強的技術團隊和管理團隊。我們現在大概有六七百人吧,博士和碩士加起來占70%多,所個這個團隊很強的。管理團隊,大部分高管,都有博士學位,并且在制藥行業都工作了幾十年的經驗,所以技術團隊和管理團隊是很強的,這是我們第一個優勢。

  第二個優勢就是服務,我們的服務面是比較寬的,基本上涵蓋了整個產品的開發,你覺得這個分子可以變成這個藥,你交給我們,我們全套的服務,就從臨床前動物實驗一直做到了一期結束,泰格正好接到二期和三期、四期。所以我們方達和泰格幾乎是把所有產品開發的全過程都覆蓋了。第三個就是我們的實驗室和實驗設備,我們投入了大概五六千萬美金在實驗室和實驗設備上。我們實驗室的實驗設備是很強的。第四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就是我們的質量管理體系,我們做的所有這些東西都是在美國FDA的監管下來進行的,因為我們剛開始實驗室是在美國經營的,有幾個質量管理體系,一個就是GMP,就是與生產產品有關的叫GMP,另外一個就是GLP,就與實驗室和動物實驗有關的叫GLP。另外一個,與臨床,與clinical相關的,叫GCP,這三個質量管理體系,涵蓋了整個產品開發的全過程。方達現在這三個質量管理體系都是非常強大,并且質量標準也是很高的。我們加起來FDA檢查了50多次,中國FDA檢查了60多次現在可能有70多次了,所以這個體系并且在美國和中國我們是一個質量管理體系,我們叫“兩國一制”。就是一個質量管理體系,適合全球。那么我們在中國實驗室產生的數據,可以用到全球的申報。2015年以后,中國的法規監管嚴格以后,2016年整個一年,很多臨床中心都不會做,也不敢做中國臨床,特別是生物等效性試驗,2016年全年只有方達這個中心和實驗室在做這個事情。所以2015年以后,2016年、2017年、2018年這三年,我們(中國業務)增長了十二倍,。與中國的CRO相比,方達是集中在法規監管下的GMP,GLP,GCP這一塊產品開發這一塊,我們在這一塊有很好的優勢,因為這一塊門檻是比較高的。

  全景網:您前期也是花很長的時間去鋪。

  李松:在中國十年,十年都一直在這個領域,我們堅持我們這個理念,因為這個理念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們的質量標準是不放松,特別是數據的真實性,我們一直堅持,很執著地堅持。

  全景網:您的堅持現在是看得到成效的,而且非常顯著。

  李松:我一直跟我們同事在講,我一定要做出來一個真正的高質量的藥,為中國制藥行業的質量提升來做一些事情,所以我們這些年一直在做,我們從2009年從美國FDA開始一直按照國際化這塊質量標準提升,每年都有一個workshop,一直做了差不多七年多時間,這幾年還在做。

  全景網:我們也知道,CRO涉及的藥品非常多,公司有四百多家合作方,我們需要很多的品類,目前來說,方達主要以哪些品類為主?

  李松:我們不太關注產品不同的治療領域,基本上所有的這些藥的服務,我們都可以來做的,像動物實驗都要做毒性、藥代、生物樣本分析,還有做臨床和臨床前用藥的生產,這些都要做的,不管是你抗癌藥的、心血管的,還有糖尿病,基本上都通過同樣的一個程序,就相當于一個流水線,一個生產線一樣,從我們這兒過一下,我們給它產生這個數據,他們用這個數據來判斷下一步來怎么做。我們目前還沒有進入到后期的臨床,后期的臨床都要在不同的治療領域,它是分得比較細的。

  全景網:仿制藥的一致性評價試驗,這一塊的空間,您覺得大不大?

  李松:這個空間還是很大的。仿制藥的產品的開發,幾乎百分之八九十的固體制劑需要BE Study,就是生物等效性試驗?;褂幸恍┱爰?,懸浮液,還有這一類的,它也需要BE Study。中國有幾千家制藥企業,大部分都在做仿制藥這一塊,每年都要開發產品,每一個產品就是固體制劑都要做生物等效性試驗。所以這個你算一下,中國現在有4000多家制藥企業,將來調整以后,50%關掉還有2000多家,每一個公司一年如果開發五個產品,最少是1萬個BE Study.所以這個市場還是非常大。

  2019年5月30日,李松敲響了方達控股(方達醫藥的香港上市主體)在港交所的上市鐘聲,方達醫藥成為港交所上市公司中的一員。

  全景網:赴港交所上市以后,可以說對公司來說是一個華麗的蛻變,李博士,我們能夠一步一步走到現在,您覺得成功的密碼是什么?

  李松:成功的密碼,我覺得與我們公司的文化是相關的,因為我們從開始這個公司,第一個我們的文化就是叫Caring,中文就是關愛,第二個Accountability就是要盡職盡責,第三個就是Improvement, 就是不斷改進。所以這么多年來,我們建立了大家都互相關愛,相當于一個家庭一樣,我們方達基本上人員流動性很少,當時我們從新澤西搬到賓州的時候,很多人要開一個多小時的車上班,我覺得人大部分可能都要離開了,結果沒有一個人離開的,十幾個人全都過來了。我覺得作為CRO公司,有重要的幾個方面,一個是人,一個是儀器設備,再一個,管理體系。就像打仗一樣,再好的士兵或者是將軍,你沒有武器不行。另外,你再好的武器,沒有一個很好的指揮系統也不行。我覺得團隊培養、儀器設備、質量體系和管理體系,我們建立得非常好的。

  全景網:公司的募投項目達產之后,您覺得從規模和效益等方面來看,會達到一個什么樣的規模,或者說達到一個什么樣的預期狀態?

  李松:上市以后,這個資金大部分,百分之六七十要用到中國的業務的擴展,現在我們美國有,中國還沒有的,像臨床前的,我們要在中國建立起來。將來規?;崾鞘裁囪?,我們目標就是要建立一個全方位的CRO服務公司,大概你現在知道藥明康德,我們希望通過5到10年,能夠達到像目前藥明康德這樣一個規模。

  全景網:方達18歲了,未來我們給它一個五年規劃,除了剛才您說的這個之外,還有一些什么想法?

  李松:我覺得還是集中在實驗室和產品開發這一塊,我們也可能會進入到一些生物藥這一塊,現在占我們整個公司的15%左右,但這塊發展得很好,我們將來也可能進入到生物藥這個領域,這個服務領域。

  ————————花絮——————————

  全景網:做實驗或者說科學家這樣一個職業,都會非常的忙,您怎么來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間的關系?

  嘉賓:我有三個女兒,我在她們上學期間,花的功夫不是太多,但在關鍵的時候,我都要給她們一些指導,我三個孩子全是常春藤大學畢業的。我說希望將來再出幾個李博士,希望每一個都是李博士。

  全景網:事業也好,家庭也好,您都可以說非常的成功。

  嘉賓:不能說成功,但是努力去做。

  全景網:有沒有最喜歡的一句話,作為人生信條?

  嘉賓:做人這一塊,我覺得是要正直、誠實、善良。做事情,持之以恒,精益求精,這一塊,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

//www.ktldi.com/qjsxy/yjzbr/201907/W020190718587649961528.jpg

欄目介紹

推薦閱讀

官方微信